人都是挣不开旧日羁绊的可笑生物

Published on 2014-07-22

“我前两天去了趟南京。”

当我听到歪牙说出“南京”两个字的时候,神经莫名地紧绷起来。“你去干嘛了?”

“其实也没干什么,把当年的地点重新走一遍罢了。在绿柳居吃了素烧鸭、锅贴,还有糖芋苗,他们家现在居然也搞团购了。然后又在新街口逛了一圈,一路向北走到广州路,穿过南园重游了一回南大,顺便把汉口路的脏小吃也扫了一遍。还记得我跟你说的梅花糕么,这回去吃了几个,又他妈被烫着了,干!北京西路在建地铁,树都没了......”他好像很兴奋,整个人都在向内探寻,进入了一种沉迷的状态,似乎想要在脑中重新描出每个地方的精确细节,然后一股脑儿复述给我。无论如何我得打断他。

“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?你不觉得现在这......

只有依附于平台才能发声

Published on 2014-07-09

没必要再赘述最近发生的事情了,我想说这整个过程让我真正确认了之前的一个猜测:与其说个人可以通过当下的互联网彰显影响力,倒不如说瓜分市场份额的各大平台才是游戏的主角,个人只有依附于他们才能获得发声的权利。这其实是传统秩序的回归。

早在论坛门户当道的时代,人们在集中的平台上发言社交,牛人们变成红人老炮,看客们看个热闹,凑个人气,平台们借此卖卖广告,这是古早的互联网内容生产与消费方式。

所谓博客盛行的时代,技术门槛降低,人们热衷于建立自己的网站,在自己的地盘发声,原本人气汇聚的平台渐次衰落。大家都是内容生产者,大家都是内容消费者,众人你来我往,觥筹交错,各说各话。于是社交当道,众声喧哗,可却无法使用......

最近的情况

Published on 2014-07-09

失业在家找工作,暂时未果。

搞了个打算伪装成科技博客的导购站 zuihao.de,事实上也没什么机会放导购链接,因为一个人更新,光光更新新闻就已经很费力气了,评论、评测什么的压稿严重。

给zuihao.de注册了公众微信号,到目前为止包括我自己在内 3 个粉丝,因为主站最近疏于更新,没脸发推送。不过如果您闲得发慌,我还是强硬地植入一下广告,扫描以下二维码即可关注。

zuihao.de

前几天把几篇旧文发到了简书,其中一篇被编辑推荐了,到目前......